玉溪刻章公司无需手续/精刻玉溪及全国各地印章业务,各种语言刻章服务,公司logo及高难度印章【微信/QQ:2263934168◤电话:13572176128】玉溪刻章,玉溪本地刻章,玉溪印章【微信/QQ:2263934168◤电话:13572176128】

如果这是爱情,为什么觉得暴力?为什么觉得被折断?为什么老师要一个女学生换过一个女学生?如果这不是爱情,那满口学问的李老师怎么能做了以后,还这么自信、无疑、无愧于心?林奕含反复说“文学是最徒劳的,且是滑稽的徒劳。写这么多,我不能拯救任何人,甚至不能拯救自己。这么多年,我写这么多,我还不如拿把刀冲进去杀了他。真的。”

“我怕消费任何一个房思琪。我不愿伤害她们。不愿猎奇。不愿煽情。我每天写八个小时,写的过程中痛苦不堪,泪流满面。写完以后再看,最可怕的就是:我所写的、最可怕的事,竟然是真实发生过的事。而我能做的只有写。女孩子被伤害了。女孩子在读者读到这段对话的当下也正在被伤害。而恶人还高高挂在招牌上。我恨透了自己只会写字。”

“我在思考读文学的人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吗?他误读了吗,他读错了吗,他没有读到心里?我终究必须相信,文学让我幻灭。我长年以来用来锻造我的尊严、我引以为傲的、让人赞叹的,我自己会有些得意、自己以为有点思想的那个东西,竟然,会变成这样子,我真的非常痛苦。”   

最终让林奕含质疑并走向自毁的,并非人性,而是文学。一个读文学的人为什么可以作恶?文学是不是一种巧言令色?  是文学骗了她,还是她误读了文学?

近日,这部长篇小说的简体版由磨铁图书推出。凤凰文化再次推送学者王东东的评论,作为本书的导读。

售前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前旺旺客服
售后旺旺客服
手机网站二维码